秉直著軍人中立的立場,

所以沒辦法發表太過敏感的言論,

只是想著中華大學應該也可能會改成台灣大學,

我想不知道這兩校的學生會有什麼感覺,

想著去年紅潮的氣勢磅礡,是奇蹟也是鬧劇,

也許是捨身成仁的氣魄,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信念,

所以登高一呼呼籲該下台負責,

而其可能那時在飛機的迷航中沒聽到,

不管怎樣,這幾年鬧也該鬧夠了,

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這些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

可以真實的去感受塔下人的感受,

我想......

很難吧,

絕對的權力腐化絕對的理想,

立法院中不就是一群豺狼互相撕咬爭食嗎?

而可悲的是,塔下的人雖知道被欺壓,

可是每每在事件發生後數週就迅速將注意力轉移,

台灣人民是善於遺忘的,

該說台灣民族性善良還是被奴役性強,

喜歡熱鬧還是愛湊熱鬧。

我不想落於純粹打嘴砲,

也真希望可以做些什麼但卻苦無門道,

我不會忘記今日的讓我心寒的感覺,

可有朝一日若我可登上權位的寶座,

是否也是我獸化的開始?

心寒到那時也許只是被麻痺所忽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guarJazzy 的頭像
JaguarJazzy

Jazzy The World

JaguarJa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