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瞬間,從新疆回來已經兩星期有餘,


到底這兩個多禮拜怎麼過的,現在回想起來似乎一片空白,


真要說做了些什麼,也做了不少事情,


但也仍有許多事情待完成。


遊記遊記,這是種甜蜜的負荷,


這些時間過去卻仍一筆未下,


不知道該用何種形式去表達出這次旅遊的收穫,


這趟旅程不是壯舉,厲害的大有人在,


但對我來說是一種開始。


每個人旅行都有其目的,


有的人走為的是看天下的好山好水,


有的人則是為走而走,


我是後者。單獨旅行對我而言是種深度自我探索之旅,


可我真的思考出了些什麼嗎?似乎還沒有,


禾木,有人說這是神的最後一塊自留地,


在這塊自留地上停留了將近四天,


感覺好像真的有受到了一點點那種神的啟發。


只可惜悟性不夠,沒在那開悟得道。


在一陣兵荒馬亂之際回到了台灣


(說兵荒馬亂也許不為過,因為剛到台灣,烏魯木齊就暴動了)


兩個截然不同的生活像是開關似的


啪一聲又切換了回原本的生活。


那十天中的沙漠、草原、牛羊倏地乎的像似場昨夜的夢。


緊湊的生活將我拉回了凡塵,


可我仍眷戀著那遙遠的最西,


想細細寫下這些感動,但感動總是難以言喻。


時光仍在流轉,生活如同在轉盤上日復一日,


才不經然想起在禾木時思考過的一個老問題,


"生命到底所為何?",這又是個庸人自擾的答辯,


同時也發現了我自己問自己這問題的同時,


我一切行為的都有其目的存在,


若是我自己沒辦法為自己的行為找到一個目的(或說生出一個目的)


那我則沒法持續下去。


如同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從想寫到開始寫的過程中


如同在大霧中摸索,尋不著方向,


不知道我為何?為誰?為什麼主題?寫這些東西。


可生命中所有一切的行動一定要有目的嗎?


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說不一定。


蔣勳在其書"美的曙光"中提及對美的欣賞是不具備目的性的,


肚子餓吃東西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慾,但並非可以欣賞那料理的精緻美味,


欣賞夕陽並不能養活自己,所以有人覺得無聊,可有人就會覺得感動。


那是種心靈層次滿足上的追求,而這就是為什麼人是靈長類,


"靈"指的就是心靈,而並非只想追求感官上的滿足。


而此角度來看,我一切的所作所為似乎都太過於膚淺,


可從另一方面想,追求心靈上的滿足不也是種目的嗎?

 

這似乎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談到這裡,我更加迷糊了。

 

時光仍在轉盤上,那最西的記憶則流逝在禾木河中,

 

留下一團的迷糊待解。

 

                               ~魔苦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guarJazzy 的頭像
JaguarJazzy

Jazzy The World

JaguarJaz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